探訪Lily Bookshop──讓舊書流傳,找到安身之所

「我總覺得,書透過我們找到安身之所。」

Lily Bookshop的標誌選用了紫色。在樓下馬路等紅綠燈時,我看見紫色的橫幅;進店裏也見到門外與收銀機前一片紫色的牆身。

紫色很夢幻、高貴,結合了沉穩的藍與活潑的紅,跟書屋散發的能量相近,安靜卻富活力。

a1
Lily Bookshop紫色的橫幅非常醒目。

書屋選址上環皇后大道中,位處一群商廈與唐樓其中,上班族、遊客、散步者穿梭街道。路過這裡,抬頭便看見大廈二樓醒目的橫幅。

現址與Flow Books合租,主售中英文二手圖書、珍本、畫冊、印刷精品。空間不大,藏書量卻驚人,遍地都放滿了書。而主理人Lily特別喜歡古書,身後數排書架都是珍貴的古本。「我反而不喜歡新書的味道,舊書聞起來有木材的味道,也很有質感。」

a2
Lily心目中的理想書屋模樣,正是剛開張那時。

・・・

問:開書店之前,你做過甚麼工作呢?

Lily:我曾經參與Flow(Flow Books),也涉足網絡生意,試過開時裝店。你知道女生嘛,都喜歡時裝。而我從小到大都愛閱讀。小時候回到家裏,即使天色再黑,也會看見爸爸坐在床頭捧著本書。

我曾讀醫一年,不過怕血,實在不適合我。老家在重慶經營中藥生意,小時候已經常常看爸爸跟人打交道,學會怎麼溝通,所以自己開店也不是問題。有段日子他開工廠,我幫忙當會計,可是過一會便沒再做下去。

我於2000年加入Flow,剛開始時想多做中文書,因為店址在中環地段,看中文的顧客不多,所以沒再繼續經營中文部。

問:你喜歡看甚麼書呢?有逛書店的習慣嗎?

Lily:歷史、小說、千奇百怪的東西,感興趣的都會看。小學開始愛逛書店,放假時,爸爸媽媽會給零用錢。每次到書店,都買一兩本書才願意離開。

02

問:那麼你從何時開始萌生經營書店的念頭呢?

Lily:大概2014年吧,一位女士給Flow Books送來一批古舊書籍,是她祖母留給她的。每本書都有幾十年、甚至過百年歷史,我看裝幀跟書裏面的圖畫很漂亮,聞起來也很香。雖然是舊書,可是她將每本也包裝得很精美,連兒童畫冊也深深吸引著我。那時我便想,如果我能夠擁有這些書,傳給兒女,再傳給孫兒便好。

2015年,Flow店址還在中環擺花街那時,我還有個房間,試行自己的書店,後來有點事沒再做下去。我曾跟樹單(Flow 的店主)建議賣古書,他志不在此,我便說:「你不做,我來做吧。」我甚麼都不懂,但知道每本古書都有它的價值,而且那時Flow店內也放著一兩架古書,也有人掏錢買。

08
1897年版本的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及《愛麗絲鏡中奇遇》。

問:喜歡書店工作嗎?

Lily:去年剛搬來這個單位,每天忙到凌晨3、4點,其實很辛苦。當時自己剛做完手術,還未有足夠時間復原。不過現在回想,即使再困難,原來我的身體也可以支撐得住。從收回來的書中找出好書,是我當時最大的動力,見到好書便讓我心情愉快。

04
開書店並不容易,你首先得對書種有深入認識,並非隨隨便便把書填滿書架便算。

問:你理想中的書店呈現何種模樣?

Lily:書店剛開業時,正是我心目中理想的書店模樣。現在藏書太多,也沒人手整理。起初單位中間是展示檯,放著漂亮的畫冊。我們也會辦朗誦會、音樂會,來店的人多到要站到門外去。

a3
人們來參與活動。

人們有心拿書來,我也不好意思篩選,讓別人把書拿走。可是我又付不起錢請店員,甚麼都得自己做。你知道現在書店很難做,我們僅收支平衡、足夠交租,靠其他收入來維持。

所以我有個想法,想邀請有興趣的人來做「一日店長」。因為很多人想有自己的書店,卻未必有心機與動力真正付諸實行。讓他們到這裡試試當開書店的滋味,感覺不錯呀。

05
收銀機旁有個小房間,喜歡這個角落,是安靜閱讀的好地方。

問:對你來說,舊書的價值是甚麼?

Lily:舊書有歷史價值,版本、地理──每本書都很獨特。

09
1967年的香港通訊錄,像黃頁一樣厚厚一本。神奇的是,書頁側竟印有啤酒及可樂廣告。

問:可以分享一下有甚麼與書店相關,或者特別的故事?

Lily:常常有讀者來這裡,找到一直找不到的書。像某位北京顧客,陪他訂了書的下屬來書店,自己最後買了一本書叫《長征》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那書對他意義重大,因為書中內容描述他爺爺從前在戰爭中的事蹟。

也有位女孩,無意中找到一本書是關於她的外公,而她從來都不知道外公的故事,直到遇見這本書。

我總覺得,書透過我們找到安身之所。

03
店內的二手書,等待人們來尋找其安身之所。

・・・

訪談將近尾聲,暼見收銀機旁一張紅聯,是董橋親書的「興旺」二字。

一問之下,原來是個有趣的故事。Lily說,有個朋友將作家董橋親筆寫的墨寶送給她,寄寓生意興隆。她珍而重之,貼在牆上。

07
作家董橋的墨寶,上面兩個簽名有段趣味故事。

「然而3月時他來了書店,我沒想到,董先生真人高大且英俊,跟照片完全不一樣,我竟沒有把他認出來!」

當時一位女生訂書,帶了一群人上來順便拿書,董橋便在其中。同行另一位女生問我為甚麼有這張墨寶,知不知道是誰寫的。

「我沒聽出箇中玄機,原來董先生就站在對面,他也笑了。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