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版種類愈來愈狹窄,社會美感仍有待加強──兩位編輯對當下香港的出版觀察

每個人都喜歡漂亮的東西。

可是對於日常許多用品及設計,我們對美感的要求幾乎是零,甚至負數。街上派發的傳單、地鐵站內的廣告燈箱、甚至城市規劃與建築設計,實用性遠遠超越美觀度。決策者與使用者往往忽略,美感可是國家重要的競爭力之一。

R1-07

Continue reading “出版種類愈來愈狹窄,社會美感仍有待加強──兩位編輯對當下香港的出版觀察”

編輯為什麼是作者的靈魂伴侶?──從書籍到市場,一位稱職編輯應該做的事

編輯像一面鏡子,照出作者最核心的價值。需要有編輯來告訴他,作品中最觸動人心的是什麼,市場上缺乏而你能夠提供的東西,這才是一個稱職的編輯應做的事。

從事創作的人,多少會害怕自己的作品不受歡迎。

寫字者更甚。思前想後,鍵盤上揮舞好一陣子,終於填滿 Word 檔,又狠心刪掉。讀者會喜歡嗎?這邊用詞好像太艱深;結尾似乎太籠統了吧⋯⋯

你可能想寫一本書,卻覺得自己文筆未夠流暢、內容未夠精辟獨到,寫作計劃一再擱置。然而嘗試過,才知道市場缺乏什麼、需要什麼。因為世界上沒有兩雙眼睛會看見完全相同的事物,更不會有兩對手寫出一模一樣的想法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最獨特的聲音。
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p5 preset
梁柏堅,攝於佐敦突破書廊

Continue reading “編輯為什麼是作者的靈魂伴侶?──從書籍到市場,一位稱職編輯應該做的事”

編輯到底在做什麼?──專訪香港CUP媒體執行總編陶培康

R1-11

每次看書,我都習慣性翻到最後的版權頁,看看誰負責編輯、設計、攝影,有沒有熟悉的名字。就好像吃進肚子裏的食物,有些人會關心它的成分和生產來源;買了件漂亮的新衣裳,有些人想知道它的製造過程,當中有否涉及勞工剝削。我很有興趣知道,一本書從何而來?

在版權頁上,你會看到除了作者以外,還有一連串其他人的名字。跟寫作者聯繫最為緊密的,大概非編輯莫屬。紙本書、報紙、雜誌、網絡和社交媒體,以及種種商業和政府出版物如宣傳小冊子,都需要有位編輯,到底他們在做什麼?

Continue reading “編輯到底在做什麼?──專訪香港CUP媒體執行總編陶培康”

別把城市浪費習慣帶到郊野──獨立出版生態書籍《山野無痕》

《山野無痕》由非牟利機構生態巴士出版,寫手是五至六個資深環境教育工作者,全屬義務參與。

這本獨立出版的書籍,寫的是人在野。並非講怎樣征服大自然,而是人踏足山野當中,如何減少痕跡,不為環境添加無端壓力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別把城市浪費習慣帶到郊野──獨立出版生態書籍《山野無痕》”

絲網印刷如長跑練習──Onion Peterman

印刷是需要非常冷靜進行的事情,有很多步驟,如果有一個錯處,就要盡快處理反應 。

獨立出版中最小的創作單位,應該是zine artist。

只要有一雙手,一枝筆,一張紙,便可以將想法出版。因而zine比起任何出版品更能表達自由自主的精神,看似微弱的個體, 卻自有其內涵底蘊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絲網印刷如長跑練習──Onion Peterman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