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藩市Dog Eared Books——有暢銷書, 也有「滄海遺珠」

有些人看書,沒書籤或小卡片跟身,於是順手將書頁摺個小三角,看起來就像小狗垂下來的耳朵。沒想到會有人將這個稱呼變成書店名稱,可愛得很。

來到位於三藩市Castro社區的Dog Eared Books,薄荷綠外牆在陽光照射下分外搶眼。起初拿著GPS還怕找不到書店,可是它猶如糖果般鮮豔奪目的外形,在大街上遠遠向著我招手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三藩市Dog Eared Books——有暢銷書, 也有「滄海遺珠」”

書店時光未了——輪椅上尋找熱情,創立洛杉磯The Last Bookstore

在《書店現場-香港個性書店訪談札記》(2018年)及《書店日常-香港獨立書店在地行旅》(2015年)兩書中,我曾說出版是希望更多人推開書店大門,不要等到關門結業才憑弔。事實上,不消半年,基於種種原因,訪談錄內的書店有些搬遷,有些倒閉,有些易手。

諷刺嗎?倒不覺得,反而是惋惜吧。經營一門生意的風險很大,而且外在環境因素也不斷變遷。還記得有幾位書店管理人不約而同說,書業從來都不是一門容易事。

細心去看,更能看見書店經營者面對長時期逆境的韌力與智慧。

創立The Last Bookstore的,是在交通意外中失去雙腿的Josh。意外前,他是一個活力十足、熱愛戶外運動的青年。

當時他喪失自由活動的能力,就如世界末日。人站不起來,心也如是,直沉谷底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書店時光未了——輪椅上尋找熱情,創立洛杉磯The Last Bookstore”

見證香港舊書業傳承──新亞書店

一個黃昏,收到新亞書店蘇賡哲先生的電話,說是看見之前的來信邀約訪問,非常樂意受訪,語調溫和愉悅。聲音裏滲透著滿滿一股暖流,就像跟熟悉又親切的長輩聊天。

IMG_6825_qKaFv_1200x0
蘇博士送給我他的著作--百劫蒼茫閱世心
Continue reading “見證香港舊書業傳承──新亞書店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