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店時光未了——輪椅上尋找熱情,創立洛杉磯The Last Bookstore

在《書店現場-香港個性書店訪談札記》(2018年)及《書店日常-香港獨立書店在地行旅》(2015年)兩書中,我曾說出版是希望更多人推開書店大門,不要等到關門結業才憑弔。事實上,不消半年,基於種種原因,訪談錄內的書店有些搬遷,有些倒閉,有些易手。

諷刺嗎?倒不覺得,反而是惋惜吧。經營一門生意的風險很大,而且外在環境因素也不斷變遷。還記得有幾位書店管理人不約而同說,書業從來都不是一門容易事。

細心去看,更能看見書店經營者面對長時期逆境的韌力與智慧。

創立The Last Bookstore的,是在交通意外中失去雙腿的Josh。意外前,他是一個活力十足、熱愛戶外運動的青年。

當時他喪失自由活動的能力,就如世界末日。人站不起來,心也如是,直沉谷底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書店時光未了——輪椅上尋找熱情,創立洛杉磯The Last Bookstore”

見證香港舊書業傳承──新亞書店

一個黃昏,收到新亞書店蘇賡哲先生的電話,說是看見之前的來信邀約訪問,非常樂意受訪,語調溫和愉悅。聲音裏滲透著滿滿一股暖流,就像跟熟悉又親切的長輩聊天。

IMG_6825_qKaFv_1200x0
蘇博士送給我他的著作--百劫蒼茫閱世心
Continue reading “見證香港舊書業傳承──新亞書店”

在攝影書是小眾興趣的香港,為什麼她要堅持出版攝影書?──專訪獨立出版社brownie publishing

在本地一家專營攝影及藝術書籍出版社 brownie publishing 的網站上,寫著這個口號:「一起欣賞藝術和攝影吧!給每個人的攝影書」(Let’s enjoy art and photography! Photobook for everyone)。

 

我想攝影藝術更為普及。社會上有種風氣,看攝影書一定要看大師級,不可能永遠都這樣。

《Yes Madam, Sorry Ah Sir》書影。(Photo Credit:brownie publishing)

Continue reading “在攝影書是小眾興趣的香港,為什麼她要堅持出版攝影書?──專訪獨立出版社brownie publishing”

出版種類愈來愈狹窄,社會美感仍有待加強──兩位編輯對當下香港的出版觀察

每個人都喜歡漂亮的東西。

可是對於日常許多用品及設計,我們對美感的要求幾乎是零,甚至負數。街上派發的傳單、地鐵站內的廣告燈箱、甚至城市規劃與建築設計,實用性遠遠超越美觀度。決策者與使用者往往忽略,美感可是國家重要的競爭力之一。

R1-07

Continue reading “出版種類愈來愈狹窄,社會美感仍有待加強──兩位編輯對當下香港的出版觀察”

編輯為什麼是作者的靈魂伴侶?──從書籍到市場,一位稱職編輯應該做的事

編輯像一面鏡子,照出作者最核心的價值。需要有編輯來告訴他,作品中最觸動人心的是什麼,市場上缺乏而你能夠提供的東西,這才是一個稱職的編輯應做的事。

從事創作的人,多少會害怕自己的作品不受歡迎。

寫字者更甚。思前想後,鍵盤上揮舞好一陣子,終於填滿 Word 檔,又狠心刪掉。讀者會喜歡嗎?這邊用詞好像太艱深;結尾似乎太籠統了吧⋯⋯

你可能想寫一本書,卻覺得自己文筆未夠流暢、內容未夠精辟獨到,寫作計劃一再擱置。然而嘗試過,才知道市場缺乏什麼、需要什麼。因為世界上沒有兩雙眼睛會看見完全相同的事物,更不會有兩對手寫出一模一樣的想法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最獨特的聲音。
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p5 preset
梁柏堅,攝於佐敦突破書廊

Continue reading “編輯為什麼是作者的靈魂伴侶?──從書籍到市場,一位稱職編輯應該做的事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