編輯到底在做什麼?──專訪香港CUP媒體執行總編陶培康

R1-11

每次看書,我都習慣性翻到最後的版權頁,看看誰負責編輯、設計、攝影,有沒有熟悉的名字。就好像吃進肚子裏的食物,有些人會關心它的成分和生產來源;買了件漂亮的新衣裳,有些人想知道它的製造過程,當中有否涉及勞工剝削。我很有興趣知道,一本書從何而來?

在版權頁上,你會看到除了作者以外,還有一連串其他人的名字。跟寫作者聯繫最為緊密的,大概非編輯莫屬。紙本書、報紙、雜誌、網絡和社交媒體,以及種種商業和政府出版物如宣傳小冊子,都需要有位編輯,到底他們在做什麼?

Continue reading “編輯到底在做什麼?──專訪香港CUP媒體執行總編陶培康”

別把城市浪費習慣帶到郊野──獨立出版生態書籍《山野無痕》

《山野無痕》由非牟利機構生態巴士出版,寫手是五至六個資深環境教育工作者,全屬義務參與。

這本獨立出版的書籍,寫的是人在野。並非講怎樣征服大自然,而是人踏足山野當中,如何減少痕跡,不為環境添加無端壓力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別把城市浪費習慣帶到郊野──獨立出版生態書籍《山野無痕》”

絲網印刷如長跑練習──Onion Peterman

印刷是需要非常冷靜進行的事情,有很多步驟,如果有一個錯處,就要盡快處理反應 。

獨立出版中最小的創作單位,應該是zine artist。

只要有一雙手,一枝筆,一張紙,便可以將想法出版。因而zine比起任何出版品更能表達自由自主的精神,看似微弱的個體, 卻自有其內涵底蘊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絲網印刷如長跑練習──Onion Peterman”

編輯如何透過出版改變世界──香港的格子盒作室

12507213_1744744285758790_8721765554487908881_n

出版一本書,與好的電影無異,撼動人心的作品總需要一群人的默默耕耘。令我佩服的是,有人以一己之力便做到這件事。

先來看看一本書是如何做成的:審稿之後,若決定為作家出書,編輯將進行編書、設計、排版的工作,部分可外判設計師。定下書籍設計的風格後,編輯將與作家及設計緊密溝通,按排好的文稿作繕改及內容加減,來回數次後將完稿送往印廠。去看打稿顏色是否合意,再給印刷廠調整,完稿再校對覆核。基本上,一部作品得看上百次。

當中編輯要做的實則工作與品質操控,包括校稿、主副標題、紙張材質、裝幀風格、版型、插圖、字體、封面、目錄。一切一切,都站於讀者角度,想像人們從書店看到封面或書脊那𣊬間,怎麼被吸引以至掏錢包把買書本買回家。

編輯也在想像,怎麼製作出一本書,讓作者的想法傳遞到廣闊的世界裏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編輯如何透過出版改變世界──香港的格子盒作室”

香港的自然書寫──吟遊詩集《行山》

我在初冬搬進南丫島,一座位於香港之南的Y型島嶼。小島小民,似純樸鄉村的社區。

在熱鬧的大街盡頭有家店,某天閒逛,在裏面發現一本名為《行山》的詩集。A5大小、牛皮紙封面上是香港一座俊美山巒;書頁用粗麻繩打結裝訂,看出來那親手製作的心思。翻到尾頁,果然找不到出版發行的資料,只有作者與印刷廠的聯絡方式。

多首關於晃蕩山峰的詩作,全部以地理位置冠名。在混凝土與水泥城裏,藏著不少優雅的山頭名字,讀來像尋幽探祕的旅遊指南。

很好奇誰有這份心機,行山以外,譜寫對在地山水的感悟,還把它給印刷成書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香港的自然書寫──吟遊詩集《行山》”